当前位置:主页 >> 污染防治

五行异术第四十二章枭雄本色营养

2021-01-15 03:13:42| 来源:| 编辑:| 点击:0次

五行异术 第四十二章 枭雄本色

在黄家,城主府的大门口,大家都要进门的时候,吴小王却说道:“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,就不进去了。”

三人疑惑地看着吴小王,现在名气声望已经达到了极点的人物,竟然不愿意进城主府。难道不知道城主会像对待贵宾一样对待他吗?

不过吴小王也有他不进去的理由,原因是师傅黄果告诫过他,用了助长水,三大家主一眼都可以看出来,为了使得他们不产生疑心,为了使红家家主坚信这一点,把红雪嫁给自己,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见不到自己,这样自己在他们心目中永远是天才。

他们看到吴小王说的很认真,于是黄心说道:“那行吧,不过爹爹一定会怪我没有留住你。但是我相信你迟早会自己来我们家的,因为你的师傅是黄家的,你也算是半个黄家人。”

吴小王歉意地笑了笑,转身向人群中走了过去。

猥琐枉原本想跟着黄心进去的,不过看到黄心那杀人般的眼“对于该行业无论听公司或研究员解释多少回我都是门外汉神,尴尬地说道:“我还是去找小王吧,免得半夜里被人捅几刀都不知道。”说完也灰溜溜地走了。

此时,黄心和倒半仙同时站在黄家的门口,倒半仙说道:“我现在也犹豫了,该不该踏进你们的黄家的门?”

黄心疑惑地问道:“为什么?你既然都走到这里了,为什么不敢进去呢?”

黄心不信,说道:“吹牛皮,你现在都一把岁数了,还来哄我这个小孩子。”

倒半仙抚了抚自己下巴的三屡胡须说道:“你可不是小孩子,至少咱们的年龄差不多,都是四十多岁。”说罢,还对着黄心眨眨眼。

还没等黄心狡辩,里面走出了两队士兵,之后,一道爽朗的笑声传了出来,说道:“倒先生来到鄙府,真是难得,快快请进。”

门后走出了一位中年人,方脸长须,脸上尽是笑意,直直地向着倒半仙走了过来,竟没有理会旁边的亲生女儿。

与此同时,身后又有一队人马飞了过来,领头的一个人还提着一只木盒,用红布盖着,不知何物。那人在远处便喊道:“倒先生留步,石家主有礼送到。”

申银万国一位投资顾问对表示

黄家主看着远方的来人说道:“看来石家对先生还是满不错的,竟然让自己的二弟亲自来接你了。”但是话中意思却是道:我是亲自接见你的,石家主却让二弟来接你,明显是没有诚意。

不料,倒半仙说道:“不急,不急,石家主让他二弟送来的礼物却是很有诚意,黄家主不妨一起来看看。”

此话一出,黄沙和黄心的好奇心都被调动起来了,想看看那石家主究竟送的什么东西,来表示对倒半仙的诚意。

待石火带人落了下来,石火立刻提着盒子跪在倒半仙的前面,说道:“两位犬子不懂事情,得罪了倒先生,所以大哥命令我带着这份大礼过来,希望倒先生可以重返石家。”说完,把盒子摆在倒半仙的脚下,将红布掀了起来,露出里面的事物。

黄家主、黄心一惊。倒半仙却是面色平静,说道:“石家主何必这样,竟然忍心这么做。”

石火拿着红布的手已经微微颤抖了起来,因为盒中放的不是别的,是当众辱骂倒先生的两位少年的首级,也是石火两个亲生儿子。

石火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请倒先生看在这份诚意上,回到石家。”说完,竟让将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。

倒先生摇了摇头说道:“你回去吧!在你们石家待的时间太长了,我想去外面散散心,等时机一到,我自然会回到石家去。另外,替我转告石家主一句话,好自为之。”言罢,便走进了黄家的大门。

今天,对于石火来说,可能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天了。在家里,便听有人汇报说,自己的两个儿子被一名金士期的寻宝者砍下了双手,倒半仙也在那里竟然没有帮忙。那时自己是何等的气愤,还准备将这件事情禀报大哥,求大哥给住持公道。

谁知,自己到了石家的大厅后,大哥已经在那里了,而且地上还有两个**着的人,是自己那两个儿子。

他们正在断断续续说着在那里发生的事情。完了以后,石家主向着旁边一人问道:“兄弟两个说的可是真的?”

那人点了点头。

石家主又问道:“你们当街辱骂倒先生是狗,可对?”这时,石家主的表情已经严肃了起来。

兄弟俩知道,这是伯父将要发怒的征兆,于是小心翼翼地嗯了一声,连**也不敢*>

石家主又问道:“倒先生曾经说过,石家早晚要败在你们手中,对否?”

兄弟俩又是小心地点了点头。

石家主叹息了一声,自语道:“天作孽,犹可活。自作孽,不可活。倒先生现在已经和黄心、吴小王一起向黄家走去。石家怎么出了你们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,天亡我石家也。”随后下令道:“石火,你进来,亲自砍下这两人的头,给倒先生送过去。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倒先生踏进黄家的大门。”

石火听后,仿佛天塌了下来,人人都说大哥是一位枭雄,他还不相信,可是今天他真的信了。为了一个倒先生,竟然将自己两个亲侄儿的头颅砍下,当谢罪礼。

但是,他无力反抗,因为大哥在他心目中就是一片天,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下的手,反正就这样浑浑噩噩地........

吴小王离开石家之后,左右无事,突然想起住在小巷的茶花和金和,现在他还没弄清楚金和这个小鬼到底是男是女?

在蜿蜒的小巷之中,穿梭了不知道多少个弯道之后,吴小王终于看见了那座熟悉的小木屋,虽然这一片都是这样的木屋。

他轻轻地附在陈旧的木门上,里面并无动静,想必金和那个小鬼又去闹市上,准备偷人的钱财了,想到这,吴小王在怀里掏出了一张钱票,上面是个醒目的一万。

他坐在门前的一块青石上,想自己刚来的时候,为了温饱问题,先是糊弄了朱三,又是去偷别人的钱。可现在,看着自己手上的钱票,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,因为什么,是那个多次出现在自己梦里的佳人。为什她们那么相像,难道真有来世和今生,现在的伊人还是原来的那个她吗?

但是这里不是原来的世界了,不是有钱就有特权了,而是看的修为和实力。所以吴小王就这样呆呆地看着手中的钱票。

慢慢地,夜幕已经临近了,周围的小木屋中都亮了幽暗的灯光。不时还有些欢声笑语传来。你收到的威胁就会小一点

这是多么温馨而幸福。他们并不是多么有钱,修为也是处于最低层的。假如,自己没有被毅哥收留,会不会也过上这样的生活,想着想着,吴小王的眼光渐渐痴了起来.......

这时,他没注意到的是,在黑暗的深处有两道身影,相互依扶而来,而且还伴有阵阵的抽泣声,是女子的声音,很熟悉。

她们走到了金和的家门口,才发现有道人影在门旁的石块上坐着,立刻惊呼道:“你是谁?”

吴小王微愣一下,下意识叫道:“金和、按照欧元计算茶花?”

抽泣的人儿,摸摸眼角的泪痕说道:“你是.....吴小王。”语气中还不是太肯定,其中又夹杂着淡淡的惊喜。

吴小王笑笑,说道:“还好,茶花美人还没把我忘记。”随后才发现她的脸布满了泪恨,于是惊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这时在抚着茶花的金和说道:“今天石家有一个奴才,看上了茶花,非得缠着他爹把茶花嫁给自己。”声音还是依旧的沙哑。

茶花听了后,眼泪又是一串串地向下掉。她委屈地说道:“原以为,你成了生源城的天才,我还想依靠你的声威,去吓跑那个狗奴才,没想到见了面,你却说这句话。真是........真是.......”说到了后面,却是说不下去了。

吴小王站了起来,拍了拍茶花的肩膀说道:“我是开玩笑的,何况这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。”

突然茶花噗的一声,笑了出来,嘴上还嗔道:“真是讨厌!”同时,眼眸中还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在闪动着。

一般万人瞩目的男人,都容易被女性所关注,更何况是茶花这样的花季少女。只是谁也没注意到,金和的眼光中也有同样的情愫在闪动着。

进了屋子之后,吴小王看着金和点亮了桌子上的油灯。他将手上那张整齐的钱票,放在了桌子之上,说道:“金和,这张钱票你收下吧。过段时间,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,听说那个地方是不需要金钱的地方。所以........”

还未等吴小王说完,金和突然说道:“别现在茶花的店子里帮忙,已经好长时间没偷过人东西了在虽然没钱,却过的很开心。因为旁人终于不用鄙夷的眼光来看我了。”

石家庄治疗人流
铜川哪里能治疗白癜风
乌鲁木齐包皮过长治疗费用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