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环保新闻

二十面骰子第九十八章此路不通营养

2021-01-15 03:14:13| 来源:| 编辑:| 点击:0次

二十面骰子 第九十八章 此路不通7

西格尔自然没有看到巫祭对费扎施法的这一幕,否则必然会认出这是诺克斯共同会的法术手段,他们的修改记忆法术相当高目前LED技术本身也还面临一些挑战明,而且深具特色,西格尔不会认错。尽管漏掉了这个线索,但是他还是从其他方面发现了破绽。

西格尔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卡鲁格是而且一个法师,假扮成巫祭的样子,和自己的情况类似。也许他的伪装用来欺骗兽人战士足够了,但在另一个法师面前却还不够精巧。不像西格尔,由于没有法术材料包,再加上一直用血魔法术中的诅咒类咒语,所以从西格尔身上很难看出法师的特征。反观“卡鲁格”,也许他注意到魔杖会暴露身份而不会使用,法术材料包也不携带在身上,但是西格尔还是敏锐地发现了。

那么这个“卡鲁格”的目的是什么呢?为什么会找上自己?西格尔一边走一边思考。找两个问题中,为什么找西格尔比较容易推测。在卡鲁格是个法师的假设下,他肯定会担心自己法术的波动被另一个巫祭察觉,从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所以他试图让外来的“巫祭”尽快离开,或至少不要再使用巫术以及建立巫术领域。

但是卡鲁格的目的是什么就比较难以推测,西格尔只能从他们之间的谈话中寻找蛛丝马迹。不论怎么掩饰,一个人总会在自己的话语中泄露出线索。为什么他要讲那个狼群的故事?西格尔思索着。乍看起来,他说这个故事的目的是警告西格尔:“这里已经对饥饿的熊有所防范。”但是结合他是一个法师的假设,那么他在故事中其实不算狼群的成员,何来守护狼窝的?

‘他想做那只熊!’西格尔灵光一闪,想到了这个可能。自然而然引出下一个问题:‘这人是谁,会不会是联合会的法师,来北方执行特别任务的那些人其中的一个?是不是因为玛卡布嗒被三眼军阀重重包围,所以需要在兽人后方制造大混乱将其引出大本营?’西格尔思路突然变得开阔,一步步把线索串联起来。‘这个和巨龙袭击寒鸦部落类似,趁大部分兽人将军、千夫长在镇子集结的时候发动袭击,起到斩首的效果,调动整个北方的局势。这个计划非常大胆,我要不要揭示身份,去帮帮他呢?’

西格尔停下脚步,好好思考了这个问题。与另一个法师相认的好处立竿见影,施法材料包、魔杖、咒语杖、卷轴,以及可以互相学习魔法的机会。西格尔手头只有血魔法师的法术书,里面的咒语很实用,但是也让他感到难受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那么血淋淋的手段。即便只学会一些火球、闪电束和冰雹也好,他的能力已经将低级咒语发挥到极限,必须补充更多的新知识了。他往回走了几步,把林科吓了一大跳,赶忙回过头来追上。

“西格尔,你要去哪?”林科疑惑的问到:“又要进行巫祭之间的会面吗,别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,能骗一次已经不错了。”

西格尔猛地一惊,倒不是因为“欺骗巫祭”,而是突然想到林科之前说过的关于巫祭之间鲜少见面的话。腊肉镇现在的两名巫祭,一天之内两次碰面,会引起将军们的注意的,谁知道会不会导致连锁的影响,给计划增加失败的风险?

小心弄巧成拙,西格尔心想。我又不是真的巫祭,自然不会干扰到他的计划,说不定还可以在暗中帮手,谨慎些没有坏处。所以他又调转方向,返回了住宿的区域。世事就是如此巧合,诺克斯共同会的法师也投鼠忌器,害怕“面具巫祭”发现他的真身,又不敢动手杀掉他――毕竟他孤身一人,没有另一个同伙再次假扮巫祭。如果不是卡卡将军离开了腊肉镇,他也不敢下手除掉卡鲁格巫祭,还用他的身份在镇子里布置陷阱。现在马上就要到收获成果的时候,为谨慎起见,共同会的法师决定暂时先留着西格尔的小命。

还不知道逃过一劫的西格尔回到了住宿区,矛男阿库斯仍就守着他的位置,可以看出这里经历了一场打斗,不过矛男毫发无伤。几个人类奴隶正抬着一具兽人的尸体往外走,一道从肩膀直到腰间的巨大切口让他一命呜呼。西格尔点点头,坐回通铺上,然后让阿库斯过来。

“做的不错,我承诺给你奖励。”西格尔指指林科,说道:“这里有一瓶药水,可以治疗你简单的伤势并恢复一些体力。如果你还想给我效力,就先为林科服务,听他的命令行事。”

兽人接过药水,小心翼翼的放进腰包中,然后提着长刀,站在林科的身后。不过村长一点都不放心身后跟着一个强壮的兽人战士,天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背后中刀。于是他让阿库斯站在前面,好一直用眼睛盯着他。

西格尔这才算是在腊肉镇站稳了脚,而通过林科和阿库斯,它很快就打听到了很多南方的消息。草原上的游牧民群龙无首,赶走寒鸦部落占据了核心地带的奔马族根本无力统和草原诸部,所以兽人的军队不断胜利。在各自为战的情况下,很多部落都被双头狼王沃夫悍突袭,一个都逃不出来,所以缴获颇丰。而铁足军阀福尔特正与深水城联军对峙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剥皮军阀瓦噶趁机大肆掠夺,仗着自己人手足,分成几十个百人队,散在平原上。见东西就抢,见人就抓,见到小股军队就杀,见到大队就跑,让人类一方烦不胜烦。根据兽人的说法,这次是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好时光,除了这次卡卡将军带回来的东西外,后面还会陆续有战利品运到。

腊肉镇很快就热闹起来,各路兽人齐聚于此。他们的肤色从偏黄到青黑,有的高有的胖,有些还能从外形上看出食人妖或者山丘巨人的血统。西格尔很快就练就了分辨兽人面貌的能力,过去他只能通过体型和发型简单的分辨,现在看得多了倒也有了心得。放眼看去,到处都是兽人丑陋的面孔,到处都是令人作呕的气味。发霉的衣服、**的食物残渣、酸臭的酒和浓烈的汗臭味,简直比法师的毒云术还要可怕。西格尔找来布条,用少许芳香的材料处理一下,塞进鼻孔。反正有面具的遮挡,谁也看不到简易的鼻塞,只不过让西格尔说话的声音变得奇怪。

西格尔大部分时间都在住宿区,靠思考咒语打发时间。作为巫祭他很难亲自探听消息,普通的兽人天生畏惧他,而他又不能撇下这个身份不管,化妆成半兽人四处游荡,所以只能依靠越来越古怪的林科。他有些懊恼,觉得自己再次犯下了错误:这是西格尔第一次孤身一人的冒险,没有人告诉他应该做什么,也没有非常明确的目标,更无人陪伴。失去了能够放心商量的人,西格尔就像瘸了一条腿,让自己的行动步履艰难,如陷泥沼之中。城墙山脉似乎与他格格不入,为他的每一个行动和选择都设下层层障碍。他正处于尴尬的时期,实力和见识都处于一个瓶颈,遇到的一些问题没有好的解决手段。目前他能做的,唯有尽快提升实力,让自己的魔法手段更丰富、威力更强,才能逐步摆脱这种感觉。

在噪杂的地方进入冥想本就是一件困难的事情,但是西格尔不断的尝试,小心掌控清醒与沉思的界限,才一点一点取得进展。空气中飘散着一种奇特的能量波动,与魔法结界类似,但占比为95.51%。其中有一半以上产品的收益率在20%至50%之间;另有16只基金2014年的年度收益超过100%。是却更具生命力。这股能量像是淘气的熊孩子,大部分时间隐藏起来,却总是出其不意的出来搞破坏,扰乱西格尔刚刚稳定下来的思绪。西格尔被折腾的不胜其烦,于是下决心找到这能量的源头。他抬起头来,将注意力自我冥想转到探知能量波动上,用双眼寻找隐藏起来的信息。在龙狮崖的时候,他曾经无意中进入过这种状态,从而发现了悬浮在空中的骷髅头。后来成为法师之后,他知道这种能力叫做以太视觉,就像矮人可以看穿黑暗、天使可以识破幻象一样,一些法师经过训练可以发现弥散在周围的能量痕迹。对于立志于学习结界和魔法阵的法师来说,这是必学的技巧。西格尔连咒语都没学全,更没有资金投入各种技巧的学习,所以他现在只能靠摸索,试图重现当时的以太视觉。

起初是视野中出现淡青色的线条,就像是淡淡的雾气一样。有时会有光束从眼角一闪,但是追过去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发现。普通人通过视觉接收的信息,占他所有接收信息的八成以上,但是仍旧有太多东西并不能被双眼识别。法师相信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想要成为一个强大的法师,必须想办法扩展自己的视野,看到更多层次的东西。预言师的目标是命运之、塑能师专注元素通道、死灵师观察灵魂之火、咒法师探查位面裂隙,每一种专研的方向都需要相应的观察手段,这就是铁匠的熔炉、农夫的锄头和骑士的战马。

西格尔认为林科能看到“魂灵”,也是一种特殊的视觉能力。法师曾就此事专门询问过他,意图学习这种技艺。不过林科也说不清自己的能力是怎样获得的,只说是大地母亲的馈赠。“我在大海上遭遇风暴,被带到北方的冻原上,奄奄一息。为了能够活命,我想大地之母祈祷,向她忏悔赎罪。在我亲吻大地之后,睁开眼睛之后就有了这种能随着节目推进力。新大陆是片神奇的地方,我根据神母的指示,在顽石旁定居下来。我日日祈祷,在魂灵的帮助下将村子打理的井井有条,半兽人难得可以安居乐业。你要问我怎么才能学会这种技巧,我却要劝你早日拥抱大地母亲,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,这种能力自然而然就会有。”

这就是法师和其他法术使用者最大的区别:如果一个能力和技巧不能通过学习和练习的方式传承下去,那么法师是不会关心的。除此之外,一切知识和技能都会被记录下来,进行分析,然后在不断的研究中进步,法师的强大就根植在这样的理念中。

经过几个小时的不断努力,西格尔终于进入了以太视觉的状态,只看了一眼,他就被惊骇的摒住了呼吸。

西安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多少钱
南昌治疗卵巢炎多少钱
沈阳妇科医院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