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绿色生活

永生的战法术师第一百九十六章心境搭配

2020-05-21 15:35:47| 来源:| 编辑:| 点击:1次

永生的战法术师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境

就在五枚符文尽数凝聚成型,稳定在湛蓝之上时,这些专属于刘璃的符文之间,逐渐产生了一种奇特的共鸣。在这种共鸣之下,就连那一向不温不火地脉动着的湛蓝,也出现了一些前所未见的变化。

汹涌澎湃的元素洪流自湛蓝之中喷薄而出,却又遵循着一定的轨迹。元素于符文处汇聚,形成五颗颜色各异的节点,如同蛋壳一般将符文裹入其中。紧接着,从白色节点开始,以绿、红、蓝、黑的顺序,节点被一个个点亮。刘璃默默地记下了这个顺序,虽然他此时还不清楚其中究竟有什么意义,但敏锐的直觉告诉他,这个顺序极其重要。

冥想空间中的变化并未就此结束,刘璃惊骇地发现,就在他的冥想空间中,正发生一些足以颠覆奥德大陆所有施法者认知的事情——施放什么颜色的法术,就要使用什么颜色的元素,这是所有施法者公认的事实。但就在那些元素节点之间,元素从一个节点奔流涌入另一个节点的过程中,元素的种类,却是悄然变化。

施法者的法术,本质是是将元素填充进准备好的法术模型之中,展现各种神异的过程,却从未有人能对魔法元素本身的性质做出改动,更遑论这样将元素颜色转换这种事情。刘璃陷入了纠结之中,这种事别说见,连听都没听说过,他很担心将这种变化如实告诉兰朵莉雅之后,会被好奇心大起的魔女切片研究。

刘璃细细体会着元素转变的过程,他现在还不清楚这种转化是否能主动控制,是以不敢妄言这会给他的实力造成什么样的影响。

当刘璃的意识从冥想空间中脱离出来,回归自己的身体时,马车外的元素风暴也逐渐平息下来,久候多时的兰朵莉雅和威尔斯心系学生的安危,自然不愿继续等待,齐齐冲入马车之中。

“刘璃,你又在鼓捣什么东西?”

“臭小子,到哪都不消停。”

刚刚恢复意识的刘璃,听到的是两句满含关切的责备。

“老……老师。”刚刚还在担心会不会被切片研究的刘璃,在醒来的第一时间,就看到兰朵莉雅出现在眼前,心下猛然一惊,不过旋即,一股暖流充斥了他的胸口。

刘璃看得出,两位老师已经在马车外久候多时,没有贸然闯入并非是因为防御法阵的阻拦,只是怕影响到自己。

“谢谢老师,我没事,只是冥想空间中……”怕被魔女拿去切片研究当然只是个玩笑,刘璃心中还有很多疑惑需要老师帮他解答。

“等等。”威尔斯抬手阻止了刘璃的叙述,用带着责备的目光瞪了一眼兰朵莉雅,“有一件事兰朵或许一直没有告诉你,不过现在说出来倒也不迟。”

“施法者晋升中阶之后,勉强已经可以算是出师了。冥想空间对每个施法者来说,都是属于自己的领地,不容他人窥视,即便我们是你的老师,也不用说得太过详细。”威尔斯语气稍缓,继续说道:“当然,如果你心中还有疑惑,我们也会继续为你解答,但如果是不该让其他人知晓的秘密,最好还是留在心里。”

“威尔,我只是关心刘璃……”

“我知道,兰朵,我也和你一样,刘璃的修炼速度太快了,我们会担心也很正常,但这都是他的秘密,我相信刘璃不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孩子,有一些事情,他不需要向我们一一说明。”威尔斯轻叹一声,“孩子……总有一天是要长大的。”

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

刘璃可从未见过有人能在与魔女相处时占得上风,不由得对威尔斯刮目相看。他当然不会认为兰朵莉雅没有告诉他这件事是因为觊觎他的秘密,这只是出于魔女浓浓的关心。

威尔斯的话让刘璃感动之余,也陷入了思考,虽然这次本是打算独自解决莫里哀城的问题,但回顾过往的经历,他发现自己还是太过依赖老师了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激活精神印记呼唤兰朵莉雅的帮助,已经成为他遇到意外的一个选项,虽然这样做可以将事件完美解决,但对心境的提高却是有害无益。

“好了,刘璃,你可以继续说了。我说的话绝不意味着我们会拒绝你的求助,只是希望你遇到事情之后多想一想,能不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去解决。你应该自信一点,不到四十岁已经将武技修炼到三阶,而魔法方面更是具备了四阶的实力,这样的成就已经超越奥德大陆那些所谓的‘天才’了。”

“谢谢老师。”刘璃深深地施了一礼,同样的感谢话语,语气却与之前截然不同。最终他依然将冥想空间中的变化巨细靡遗地告诉了两位老师,但与之前的想法不同,这是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选择。

“元素本质的改变吗?这还真是闻所未闻……兰朵,你怎么看?”

“我怎么知道,不过研究一下或许会有所发现。”刘璃在兰朵莉雅的注视下感到不寒而栗,总觉得那“切片研究”的玩笑仿佛下一刻就会变成现实一般。

“行了,兰朵,别吓唬刘璃了。”威尔斯看着自家学生惨白的脸色,不禁哑然一笑,“我先回去沙堡了,估计明天还要打上一场,也不知道拜尔的试探什么时候结束。”

“啊,老师,等一下。”刘璃连忙拦住了即将化身火焰的威尔斯,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一大一小两个物件。大的那个自不必说,正是装着结亲手酿制烈酒的酒坛,至于小的那个,是一个精致的匣子。

“哦嚯,没想到我已经到了可以从学生手里收到礼物的年纪了。”从酒坛间隐隐散发的醇香让威尔斯情不自禁地舔了一下嘴角,“刚好蜘蛛酒就要喝完了,刘璃你这礼物来得还真是及时。”

火光一闪,高近一米的巨大酒坛被威尔斯直接收入储物空间之中,他可没有刘璃那一膀子力气,就算想亲手接过也是有心无力。

“不过……这又是什么?”轻轻打布鲁诺-塞萨尔禁区前射门正入切赫下怀。米克尔中场开出任意球开精致的小匣子,威尔斯看着里面那颗绯红色的奇石,疑惑地问道。

“下酒菜。”刘璃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脑子里哪根线搭美国投资公司Sterne Agee分析师肖吴(Shaw Wu)周三表示错了才会顺口回出这样一句话,看着威尔斯渐渐发黑的脸色赶忙补救道:“不……不是,老师,你听我解释,这东西的确是吃的,但不能随便吃的……”

小匣子里装着的奇石,奥丁人称其为“混乱源钻”,兰朵莉雅年幼时看到的笔记中称其为“起源之石”,但它真正的名字,叫做“达里迦的魂晶”。按照翠瓦的交代,威尔斯要通过它掌握“混乱元素”,进而凝聚出属于自己的红色符文,的确要用“吃”这种方式。

威尔斯看着小匣子中盛放着的拳头大小的奇石,又看了看不似开玩笑的学生,一脸懵逼,就差没问一句“你有病吧”。直到刘璃言之凿凿地再三保证所言非虚,他才将信将疑地将之收起。柯某、张某受贿办理假户口别说现在不是验证真假的时机,就算战争结束,威尔斯打算好好研究一下“混乱元素”,也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再去尝试,毕竟刘璃的原话是“最好整颗吞掉”。

“刘璃,调戏老师有意思吗?”就在威尔斯一脸纠结地化身火焰消失之后,刘璃听到了魔女的询问,她的语气似笑非笑,这让刘璃不禁感觉心下一凉,冷汗都冒了出来。兰朵莉雅可没等刘璃回答,自顾自地继续说道:“其实我是觉得挺有意思的,所以我们也去做一些有意思,并且有意义的事情吧。”

不由分说,兰朵莉雅捏着刘璃的后颈,将可怜的学生拖向试炼场,也不知是不是要为自己的恋人出气,恐怖的魔女连黑洞都没有使用。刘璃不是不想挣扎,只是他的力量、他的魔力,皆被浓郁的黑色元素禁锢,连开口讨饶都成了奢望。离开冥想室后,刘璃被魔女拖着拐入试炼场的一幕,深深地烙印在两龙两猫的脑海之中,他们除了对刘璃报以爱莫能助的目光之外,仅剩的反应就只有噤若寒蝉,尽量避免被殃及池美国《战略之页》、俄罗斯军工等媒体揣测鱼了。

……

“哈哈哈哈……回来了!我回来了!终于回来了!”威廉一边流着眼泪,一边放声大笑,他激动得无以复加,在门的对面,数十年等待积累的压抑终于在这一刻释放出来,才有了这种歇斯底里般的表现。

席拉看着状若癫狂的威廉,默然不语,她从未见过心系之人出现如此剧烈的情绪波动。在她的印象里,威廉就是将所有闲暇时间都耗在“门”边,眼神中带着化解不开的哀伤的帅气异性。

“伊安!伊安你还活着吗?快出来,我回来了!你……不对,有谁来过……”木屋中的异状让威廉瞬间恢复了理智,开始从施法者的角度分析室内的情况。

“脚印……两个人吗?是偶然间来到这里,还是……暗格的东西已经被取走了,似乎也没有四处翻找的痕迹,那么应该是熟人,但究竟是谁呢?……居然连伊安都不在了……”威廉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思考着。

高声念诵出一段本该熟悉的咒文之后,威廉朗声道:“塔之灵!伊诺!”

“伊诺,备份记录,展示。”伴随一声机械式的应答,兰朵莉雅和刘璃在木屋中所做的一切,呈现在威廉眼前。

“这是……疯丫头?果然长大了之后越来越疯了。另一个人……是她的学生吗?”

“威廉……”席拉终于鼓起勇气,打断了威廉的思考。

“啊,席拉,抱歉,我太激动了。”威廉这才想起自己并非独自返回奥德大陆,“走吧,跟我回家。”

怎样缓解胸部胀痛
月经颜色淡怎么调理
西宁治疗牛皮癣医院
导致口臭的原因
治疗腹胀的方法
肝郁型月经不调怎么治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