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绿色生活

乾坤召唤第九百零一章告知营养

2021-01-15 03:15:11| 来源:| 编辑:| 点击:0次

乾坤召唤 第九百零一章 告知

平静的房间内,张浩盘坐于靠着沿边的石床上,体内混沌神力沿着经脉细细涌动,沿途所过,一条条经脉就仿若呼吸一样,以一种极xiǎo的幅度微微涨缩,散发出一层琥珀般的透明光泽。4♀4♀diǎn4♀xiǎo4♀説,

“呼”

外,轻柔的风挟裹着院内星灵树独有芬芳涌入鼻端,张浩眼皮轻微蠕动,体内神力顿时倒流回丹田,收敛于神幻丹内。睁开双眼,望着外满天洒落像雪花状的花儿,他轻轻呼出一口气,眸中隐现沉思之色:“双重魂门的事,怕是难以掩盖多久,即使作为让人始料不及的底牌,也必须得尽呈现出来,否则再面对实力强大的对手,仍会一直束手束脚下去,毕竟进入心核界后,竞争将为残酷。”

关于神界神幻师的描述,张浩曾有过许多了解,拥有双魂门和高等魂门的人,虽然十分稀少,但数岁月传承中,倒并不缺少例子。可唯一让他有些不明的是,整个神界,历来拥有极致高等魂门的人中,极致光门竟仅有禅乾,而极致暗门则是邪坤。所以,自人选拔赛事以来,除去面对褚南姐妹的围攻,xiǎo强曾显出一次真身外,他并未轻易将这张底牌用出。只不过,与邹天明交手后他越加发现,有时秘密的隐瞒反而会百般掣肘自己,未必是一件好事。

“吱呀”

房门轻轻推开,塔褚信步踏入房门,一脸笑意。走近几步后,他甩手将一枚戒指丢向张浩。道:“xiǎo家伙。这次秘冢之行收获倒是不错啊!单单邹天明的家底。便价值七百枚四阶宙力石,整合起来,近乎是塔尔族塔仰殿星球群近两年的收入,看来这次心核界之行,主宰神殿在他身上也是下了血本。”

説着,塔褚在床边坐下,手掌一挥,掌内便多出一把修长的尖刺:“这神器器身之强。甚至要比老夫当年所用神器都要强上三分,唯一可惜的是,内部的增幅空间随着器灵的抹除,已经崩塌,仅剩下器身铸就材料的些许增幅效果,要想重现它的巅峰时期,必得寻得一株合适的灵种融入其中。”

闻言,张浩暗暗diǎn头,思虑着言语,终开口道:“前辈可听説过盘星双尾狐?”

“哦?”

猛地听到这个问题。塔褚眉头一挑,diǎn头道:“神界天地自孕奥妙。根据有限记载,一共诞生过二十七株神尊灵种。你在秘冢所见就在大伙搭梯子时的云腾树便是其中之一,盘星双尾狐排名十二,凝天地杀戮之气而成,成长至巅峰实力堪比一位主神xiǎo成境强者,神力一旦散发,能增加一种摄人心智,使人迷失的杀戮心魔,十分凶悍。据传此灵种在六七千年之前曾被人发现,随后销声匿迹,从未再现世过。”

“灵种的好处自不必説,一旦得到,主要的用途便是以神器方式呈现,化身器灵,寻常时间与主人神魂力相融,可辅助牵引和提炼天地间的灵力和宙力,大大提升修行速度,等同于随身携带着一片极品星球所形成的星域。盘星双尾狐踪迹消失,很有可能是被人扑捉过程中出现意外以至伤到本源灵种而消散,至于天地虚空何时才能再次将之孕育出,就不好説了。”

“盘星双尾狐其实并未消失!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眼看张浩言语间总透露着莫名其妙的意思,塔褚眉头微皱,问道。

“因为早在飞身之初,我们曾被安排于星璇殿的一条星空矿脉中,侥幸发现一尊高手陨并借此加以深刻的阐释。相信这简单的道理谁都懂!落留下的遗体,和一座星影图。”盯着塔褚手中散发着冰冷光晕的神器,张浩拣重diǎn,将当时星影图内记载的信息速讲述一遍,并将当初获得的那座星影图上封印的星空映像展示出来。

“没想到当年鸿一族在水之星域格局利益争夺的诸多家族中,不过排行中流,终短短两千余年时间崛起为超级宗族,背后竟隐藏着这等秘密。”

满脸震撼的听着张浩叙説着事情来历,言语落下,沉默许久,待重平复心绪,塔褚暗暗diǎn头道:“虽説老夫万年来一直隐世于塔尔族星技殿,但对于鸿天鹏这样的天之骄子倒也还留有些印象。他与鸿峻乃同代之人,当年在西雪星区拥有着极高的声望,乃鸿族突破星神境短时间记录的保持者,只是他为人十分张狂暴躁,倘若不是如此,怕是也不会遭遇这等意外,而现如今鸿族的族长绝对非他莫属。”

话罢,塔褚紧了紧手中尖刺,转眼盯着张浩,恍然道:“你的意思是这盘星双尾狐仍在那片星空潜伏,想要将之降服,是为了凤青丫头?”

“没错。而且我也想提炼一些盘星双尾狐本源之种的所孕灵力。”

望着张浩认真的神色,塔褚缓缓摇头:“灵种一旦认主,便会与主人魂门连为一体,源同一脉。其他人根本法借助灵种之力,除非将其主人杀死,让灵种重归于主之物啊!”

“我知道,但在擒住盘星双尾狐,并让它认主之前,我希望前辈能助我抽离他本源之种的灵力,此灵力要比前辈的空幻重土为精纯,我可以出手辅助您修复魂门伤势,同时,对于我而言,也有着非常重要的用途。”

闻言,塔褚的双眸剧烈波动,终面露难色的道:“这可不是一般动嘴説説的事。盘星双尾狐的成长潜力可达主神xiǎo成境,按他能够轻易轰杀鸿天鹏的手段可以看出,他定然已晋升主神境,事隔这么久,哪怕它灵智遭受重创,尚未重凝完整,又或仍在那一片虚空内潜藏。哪怕老夫重回巅峰实力,想要将之擒下,也绝不容易,而且事关这么一株绝世灵种,能依靠的只有咱们自己,倘若消息公布或寻找帮手,必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,要知道,眼下即便是雪星殿,也根本信不过。”

“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株盘星双尾狐沉寂于那一方虚空,没有其他办法了?”张浩语气失望的道。

沉吟半晌,塔褚摇头道:“降服灵种,确实也不仅仅只靠蛮力,能够闯过它本源灵种由天地烙印的心魔,自可将之降服,后续待老夫陪你进入心核界稳定下来后,咱们确实可以去尝试着看看。只不过,有件棘手的事,论如何咱们都避不了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塔褚凝声道:“通过你刚才展示星影图内封印的星空映像,再加上鸿天鹏深受重创并终陨落的星空位置,老夫推断,盘星双虎狐所在方位应该处于神界黑四角魔域,那一方广袤的星区隶属于流浪神灵联盟,乃是整个神界混乱血腥的区域,哪怕星神强者都不愿轻易进入其中。这联盟内有着大大xiǎoxiǎo近百个势力组成,大多与堕落星域血盟的关系十分亲近,与心核界一样,同样是万年前七大星域格局重组时衍生出来的势力。而想要寻找盘星双尾狐,咱们避不了得经过这一方星域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望着张浩苦笑不止的表情,塔褚伸出手掌拍了拍前者的肩膀,道:“有些事不能急,得一步步来。老夫已经决定,这次陪你们进入心核界后,到时会直接入驻心核殿,成为一名护法,未来咱们可以慢慢想办法。”

“入驻心核殿?那塔尔族呢?”这次塔褚主动请缨跟随心核界接引使者护送水之星域的1.站在靠近车窗的地方。如果宝宝在车厢里又吵又闹试炼者,张浩早在秘冢出来后,就已经得知,但他没想到对方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满脸深意一笑,塔褚回答道:“其实这一次鸿峻候在秘冢外的空间环门处等待你们出来,并将老夫、xiǎo胖、瓢锤儿一起召过去,用意不言而喻。试想,如果你跟凤青丫头出事,结果会是什么?”

话音落下,瞥见张浩脸色微微一变,塔褚接着道:“神界里,永恒存在的是利益。既然是交易,只要有足够的筹码,对方便永远会成为你坚实的盟友。老夫供职雪星殿,或许会给塔尔族带来诸多利益,但永远得掣肘于鸿峻之下。心核界相对而言,对于强者的束缚少去许多,加自由一些,老夫以自由之身进入其内供职,也算一种超出掌控外的震慑,对塔尔族未必是坏事。再者説,敞开了讲,老夫想伴在你身旁,修习神识分散之法,待将魂门伤势修复,重回巅峰实力后,慢慢窥探神王之境的奥义。”

望着塔褚脸上浮现出的憧憬之色,回味着对方刚才的话语,张浩沉声道:“前辈,如果我跟凤青确实在秘冢内遭遇不幸,您説实话,会竭力护住胖哥吗?”

闻言,塔褚转眼与张浩对视着,半晌后,他轻轻diǎn头:“早在之前,老夫就曾深思熟虑过,便是拿着这一把老骨头效力雪星殿跟鸿峻交易,dǐng多也只能做到将xiǎo胖和锤儿送出西雪星区,让他们自生自灭。如果鸿峻态度强硬,牵扯到塔尔一族,我甚至根本没资格跟他撕破脸皮。”

“你要清楚,意人生讲述的是独行侠和恶魔,他们可以生死自控,牵挂。而在这个世界,没有绝对实力之前,你一旦有着牵挂,永远不要以为敌人都是不谙世事的傻子,他们能走到今天的位置,同样是踏着阴谋和鲜血一路成长,有些事真正关乎到自身利益,他们不可能任凭威胁逍遥自在,渐渐膨胀。所以一味去博弈,往往输的便是自己,有时看透却不得不低头,不是懦弱,而是力,懂吗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乌鲁木齐治疗阴道炎哪家好
杭州治疗妇科费用
新生儿肚子胀气该怎么办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