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环保家居

仙古一帝第七章出城营养

2021-01-15 03:14:47| 来源:| 编辑:| 点击:0次

仙古一帝 第七章 出城

“什么!”

府主惊怒,眸光射出,如同一头蛰伏的老狮子,被扰乱了休憩,心情很糟糕,有股杀人冲动。

实际上,这几年来,方府一直受人暗中打击,被劫掠各种修行资源,但却找不到是谁出手,故此憋着一口怒气。

此刻,连粮草都被劫了,实在欺人太甚,府主当然更为愤怒。

府主大袖挥动,发出了裂帛之音,道:“去大殿,召集族老议事。”

出了这么一茬,他也顾不得小陈风了,要先处理族中要事,不然会有**烦。

他直接离去,心中发狠,必要查出敌手,将其挫骨扬灰。

小陈风愣在当场,等府主离去,他才过回神来。

而后,他也离开了,去找小沐雨。两个小孩子结伴玩耍,在府中追逐,很是吵闹。

但是这一次,小陈风有心事,高兴不起来。他在思索粮草被劫的事,他虽然年幼,但很聪慧,对于方府这几年遭遇,他有所了解。

方府处境并不好,称得上困窘,如今粮路被断劫,更是一场大危机。若是处理不好,方府很可能因此实力大损,从此不振。

他长居方府,早对这里生情,虽然调皮,但也想维护方府,保护这里。

“怎么啦,风哥哥,你不开心吗?”小沐雨歪着小脑袋,打探问题。

她也看出来了,小陈风有心事,和往日不同。

小陈风犹豫,不知该如何説。

“唉”小陈风叹气,道:“説了你也不懂,小孩子不要管太多。”

他像个小大人,故作老成,这样告诉小沐雨。

“哼,雨儿才不小。”小沐雨皱皱鼻头,很不满。

小陈风无奈,心道:不是我不告诉你,是你太小,就算知道,也不能出城,怎么帮得上忙。

实际上,他自己就是个小屁孩,还説别人小。

忽然,小陈风眼睛亮了。对啊,出城,只要出城就可以了,保护驿道,肯定能抓住截粮的贼人。

很快,他行动了。

小屁孩拉着小沐雨,离开了方府,奔往城门。

小沐雨不明所以,被生拉硬拽出去,到了城门前。

一路上,她有疑问想提出,但小陈风奔行的很快,像是有急事,所以她没有打岔,任由他拉着自己。

进出人并不多,周围仅有三两人叫卖,很冷清。

城门处唯有大批商队进出时,才会热闹,但这所城很小,又位处边陲,所以大多时间人烟稀少。

来到这里,小陈风停下脚步,观察四周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“小雨,你想出城吗?”小陈风冷不丁发问。

“出……出城。”小沐雨惊呆了。

她不敢相信,以为陈风是开玩笑。但仔细看他,真的严肃了,不是在説笑。

“风哥哥,这不好。”

她很乖巧,没有长辈发话,不会乱走动。

况且,谁都知道,城外不安全,有巨兽出没,而且还有匪徒,都会对弱者下手,危险至极。

但是,小陈风是王八吃秤砣了,不愿松口,他心中笃定,一定要出去。

小陈风板起脸,道:“我听到消息,方府的物资将被劫,需要救援,难道你不愿吗?”

“这……”小沐雨犹豫。她借居方府,承了人情,应当出力。但这是大事,又很危险,一时两难了。

小陈风打断她,道:“你不去,那我自己去了,你可别后悔。”

他走得很快,把小沐雨丢到身后,自顾自的跟上了要出城的一辆马车。

“风哥哥,你等等我。”

小沐雨不愿被丢下,只能跟随。

那是一辆贵气的马车,张结彩环,布满各种丝带,十分精致,不是常人能坐。

很显然,这辆马车,出自某一家族,可以减少盘查。

接下来,两个孩子商议,要做伪装,不能被认出,以便混出城外。很快,他们都变化了,化作地灵身,跳到马车上。

瞬间,车厢dǐng上,多了两个拳头大小的吉祥物。一只老鼠,一只狐狸,都很可爱,而且很灵动。

过城门时,有守卫寻查,检验了车马,虽然对车厢dǐng上的吉祥物很诧异,但也只是多看了几眼,并未多説,很快就放行了。

“这家小姐,还真有闲心,车厢上都要打造饰物。”一个守卫扯皮,和同伴聊天。

“那公孙小姐可是个美人,如花似玉,还有家族出身,几个饰物算什么。”另一个侍卫接上话茬。

一个头领人走过来,大声呵斥,十分粗犷,道:“説什么呢,都老实diǎn,给老子守好城门。”

应贴有相应国家和地区的强制性认证标志 “是,从哥。”两个人立刻抖擞精神,站得笔直,不再交头接耳。

那头领面相凶恶,身上有煞气交织,活像个杀神。他站到城门口,瓮声瓮气骂娘,也不知发什么牢骚,只能隐约间能听到王家一词。

守卫们噤若寒蝉,大气不敢喘,生怕惹到了这座火山,将火烧到自己头上。直到这头领走出好远,他们才松下一口气,把心放到肚子里。

时光diǎndiǎn,很快,这辆马车就远离城门,到了驿道上。

“大小姐,您这么急忙出来,难道发现了什么。”马车里有老妪的声音。

“唉”

一声叹息,由一位年轻女子发出,像是很惆怅。而后,那清丽声音又响起。

“族中生意屡遭磨难,粮草也被劫走,如今家族只剩下了空架子,难道我能身处深闺房,坐看公孙家灭亡。”

老妪默然了,道:“若不是老家主身陨……”

“爹爹已经逝去,但族中还有我,我撑得起这个家。”那清丽的声音虽然柔弱,但很坚定。

“大小姐……。”老妪哽咽,心疼这个女孩。

一个娇弱的大小姐,从未出过深闺,如今却要抛投露面,为一整个家族操劳,这何其困苦,何其为难。

“唉”

马车外,驾驭马匹的老头也叹息。显然,他听到了对话,但也难以改变什么,只能闭合老眼,在心中默默祈祷。

希望小姐坚强,能在他老夫妇的支持下,dǐng过这场磨难。

两个吉祥物,乖乖嵌在车dǐng,大眼瞪小眼。他俩满脸奇怪,都很无言,偷偷出城而已,竟然能听到人家的密谈。

而且,和粮草有关,是被人劫了。

这是在是太巧了。两个小不diǎn都有跳出来的冲动,想找到这个丽人,和她交谈,共谋此事,一同将幕后黑手揪出,果断严惩元凶。

济南妇科治疗费用
并非德云社弟子沈阳男性功能障碍哪家好
心房颤动预防药物
友情链接: